進銷存系統軟件
拼多多哭了,字節笑了,阿里、騰訊要互通?

昨日,關于“阿里國際貨代物流軟件與騰訊考慮互相開放生態系統”的消息刷屏,整個互聯網圈子都產生了激烈討論。作為目前中國Top2的互聯網巨頭,阿里和騰訊的破冰,可能將會引發互聯網行業生態土壤變化。

據稱,阿里巴巴的初步舉措會計出納軟件可能包括將微信支付引入淘寶和天貓;而騰訊可能將允許ERP軟件阿里巴巴的電商信息在微信分享,或者允許微信用戶通過小程序使用阿里巴巴的一些服務。其實,早在今年3月份,阿里和騰訊之間的互動就已初露端倪,淘寶特價版微信小程序已經在申請上線中,并且將支持微信支付付款。

有不少人認為,在支付、電商乃至進銷存軟件社交等領域,阿里、騰訊的互相開放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成為行業發展最大的變數,尤其是對于騰訊系電商巨頭拼多多、京東甚至美團等公司都將產生重大影響;而字節跳動,這家被寄予厚望成為第三大巨頭的互聯網公司,將會如何自處,更成為大家討論的重要議題。

回顧過往,騰訊對字節的防守陣仗,可能甚于阿里。假如雙方互相開放,阿里可能得到流量,客戶管理系統軟件但隨后而來開放的對象是否會是字節?這卻可能導致字節對騰訊的社交帝國產生巨大威脅。

阿里和騰訊的合作,會是互聯網發展歷史上的分水嶺嗎?

巨頭聯盟,互聯互通即將到來?

業內人士稱,此次阿里和騰訊的結盟對雙方海運貨代軟件都是互利的。多位業內人士這樣分析,這幾年發展來看,騰訊的流量更大,阿里的利潤更高。2020年騰訊實現總營收4820.64億元,同比增長28%;凈利潤(Non-IFRS)1227.42億,同比增長30%。阿里巴巴2021財年整體線上實物GMV同比增長21%,公司實現營業收入7173億元,同比增長41%;調整EBITDA為1968億元,同比增長25%;實現歸屬股東的Non-GAAP凈利潤為1720億元,同比增長30%。空運貨代軟件通過財報來看,阿里的營收和利潤確實比騰訊要高出許多。

騰訊最新一季財報顯示,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數據用戶數量達到12.41億,微信小程序用戶超過4億。騰訊的社交優勢如果能夠被阿里應用的話,那么未來阿里的發展可能更加有想象力。

同樣,對微信支付而言,能夠進入淘系電商生態,也將會是一大利好。目前,互聯網支付市場也呈現寡頭壟斷的局面。支付寶、銀聯商務、財付通分別已30.4%、18.6%和13.9%的市場份額占據市場的前三位。去年螞蟻金服上市受挫,開展多項整改,已經說明在監管層面,開放也是唯一選擇。

關于金融業務,無論是馬化騰還是劉熾平,在公開回應中,都是向監管政策方向來看齊,多次強調合規合法。騰訊在支付領域是否會大步調邁進仍是未知數。

業內人士稱此次阿里和騰訊互相開發生態系統就像互派大使,但是此次公開信息并未披露太多,生態領域的完全開放和限制開放將會引發完全不同的結果,未來監管、競合將會成為中國互聯網發展的新常態。新的時代已經開啟,巨頭們的一舉一動都將影響到互聯網下一個十年的發展。

阿里和騰訊不再對彼此絕緣。帝國的城門要開了,那么涌進來的將會是什么?

在2021年反壟斷大年的背景下,阿里此前因為“二選一”早已遭遇重罰,騰訊日前則被終止參與斗魚、虎牙的合并,騰訊音樂版權的獨家壟斷也被傳出將會被處理。為了自身的利益,巨頭們過去十年來一直在深挖護城河,自然不愿意被隨意分走一杯羹,但新的巨頭依然不斷涌現:拼多多挑戰阿里電商地位,字節死磕騰訊;假設阿里和騰訊真正互相開放,是否會引發新一輪競爭出現?

字節、拼多多們將如何應對?

8年前,淘寶和微信互相封殺。此后8年間,雖然騰訊在電商領域屢戰屢敗,但京東、拼多多們通過微信生態強化了對阿里的競爭;例如,2015年9月拼多多正式上線,不到三年就上市,今年日活一度被報道超過淘寶,用戶規模達到7.8億,同樣超過阿里。

時至今日,拼多多、字節跳動作為新一代互聯網公司,躍居于小巨頭行列。但面對曾經的BAT(如今的AT),他們能夠脫穎而出的優勢能否持續,是關系到未來公司命運和走勢的重要基礎。

拼多多自誕生以來,依托微信生態玩出了淘系生態玩不出的新玩法,獲取了大量用戶。盡管去年以來淘寶特價版被阿里拿來對標拼多多,但是到底淘寶特價的發展能不能抵御住拼多多的入侵,是非常大的未知數,畢竟拼多多在下沉市場已深入人心。

在同阿里的競爭中,拼多多通過極低的成本輕松獲取流量,比如拼多多的“砍一刀”等玩法,都是通過社交游戲方式來促進用戶活躍度。阿里在內部生態里也有過類似的動作,但因為缺乏社交屬性并沒有什么聲響。騰訊如果對阿里開放生態,那么拼多多的壓力將會陡然增大,畢竟在微信沒有網購過的“另一半中國里”,拼多多能做的,阿里也能做。

也許在那時候,電商領域的競爭將會呈現更加白熱化的趨勢。資本市場的反應也非???,昨天消息一出,阿里股價一度大漲,拼多多則一度大跌5.9%。

其實阿里和騰訊的互相開放,引申出另外一個騰訊面臨的“難題”。在互聯網公司中,如果說阿里和騰訊是冰封的兩個世界,那么騰訊和字節則可謂是世紀對頭。數月前,在長短視頻之爭中,騰訊和字節就已經打得不可開交。


如果騰訊對阿里開放了微信生態,那么要不要對字節開放呢?字節方面多次將騰訊告上法庭,控訴微信利用壟斷地位,進行不合理限制;此前,字節跳動方面更整理了與騰訊歷史上的多次交鋒,試圖在輿論上對騰訊形成強壓。

微信生態的開發與不開放,對字節來說,可能意味著在抖音與頭條取得壓倒性優勢后,尋找與現實社會真正鏈接的課題能否實現的關鍵。

“利劍一直懸在頭上,什么時候落下來是問題。事實上,落得越晚,損失就越大?!睒I內人士表示靠壟斷行為來開展競爭的企業,即便現在不被處罰,未來也一定會被罰?!八袁F在反壟斷對互聯網公司來說也是個好事,反壟斷正在促進互聯網公司走上正軌”。

當騰訊、阿里、字節跳動和拼多多們實現了互聯互通,市場的發展會是什么樣呢?